陈珞珈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最新上网 >

昔日亲王府 今朝卫生部

陈珞珈



(醇亲王府,新中国成立后,为卫生部机关办公之地,前几年卫生部迁往西直门另建办公大楼,此院又给国家宗教事务局作为机关办公之处)
 
    在北京城里,有一个风光旖旎、秀如美女的什刹海(满语里称湖泊为海,此为北京一湖,又称后海)。这里小桥流水、湖池荷桑、名园密布、柳浪闻莺,素有京畿小江南之称,是现在北京城里最具古都风貌的古城景区之一。这什刹海形状如同一轮弯弯的月亮,中部拦腰飞跨一座如银似玉的银锭桥,“银锭夕照”为燕京八景之一。桥南的湖泊叫做前海,与中南海、北海相通。桥北的千倾碧波叫做后海,与西海和德胜门相接。在后海北面的长堤柳岸边,矗立着一片高墙大院,正门飞檐高柱,朱漆大门,这里便是清朝赫赫有名并出了天子皇帝的醇亲王府,也是今天我国卫生部机关的所在地。在这座名府大宅里,几百年来演绎出了不少鲜为人知的故事……
 
   (此为后海北面离醇亲王府不远处的“银锭桥”,因桥形似元宝银锭而取名“银锭桥”。过去站在银锭桥上可遥望到北京远处的西山,故曾有景名为“银锭观山”。 清宣统年间,醇亲王载沣住在醇亲王府,银锭桥是他每日乘轿进宫上朝的必经之路, 汪精卫在此桥下埋藏炸弹,欲谋刺载沣,因失败而被捕,判处终生监禁。在狱中决心以死报国,赋诗 “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银锭桥因此更为出名。)
 
醇亲王府的兴盛
   醇亲王府的兴盛荣宠,与“垂帘听政”直接有关。当八国联军快打到北京城时,咸丰皇帝带着东太后慈安、西太后慈禧和独生儿子载淳(后来的同治皇帝)及大臣们逃到承德避暑山庄。不到一年,咸丰皇帝连病带忧死于承德。咸丰深知慈禧素有野心,但载淳年幼,慈安善良软弱,为防皇权落于慈禧之手,咸丰临终时立诏做出三项重要决定:第一,立6岁的儿子载淳为太子;第二,任命载垣、肃顺等八人为顾命大臣,在幼帝长大成人亲政之前掌管军政大权,辅助皇帝处理一切政务;第三,将自己的两颗御印“御赏”交给慈安,“同道堂”交给同治,凡下圣旨,必须上盖“御赏”,下盖“同道堂”方可生效。这样,慈禧是一点“戏”都没有了。咸丰帝一死,阴险狡猾窥觑帝位多年的慈禧与顾命八大臣之间便展开了激烈的夺权与反夺权的斗争。在送咸丰梓宫(棺木)回京的时候,慈禧突然发动政变,将载垣、肃顺等八大臣杀的杀,抓的抓,接着就当上了真正意义的女皇帝,在小皇帝同治(载淳)的后面“垂帘听政”,统治中国达48年之久。在这场“辛酉政变”中,本来一个慈禧是对付不了顾命八大臣的,结果她成功地利用了两个关键人物,一个是恭亲王奕詝,一个就是后来醇亲王府的主人奕譞。
   道光皇帝有9个儿子,10个公主。1、2、3子早殇,5子过继给他弟弟做儿子,还有4子奕詝、6子奕訢、7子奕譞、8子奕合、九子奕惠。道光最爱4子和6子,死前传位4子奕詝为咸丰皇帝,特封6子奕訢为恭亲王,其他几个儿子都未封赐。这恭亲王文武双全,在众皇子中最有谋略,因他排行老六,他四哥咸丰当皇帝后任命他为“总理各国通商事务衙门大臣”,当外交和外经贸部长,专跟“洋鬼子”打交道,加上他鬼点子最多,所以宫内宫外都叫他“鬼子六”。“辛酉政变”抓顾命八大臣时,就是他秘密调来军队,控制住北京,然后突然下手的。老七奕譞也在这次政变中立了汗马功劳,因此被慈禧晋封为醇亲王,慈禧还将自己的妹妹嫁给奕譞为妻,以永远控制住他。在刚开始“垂帘听政”的时候,小皇上同治坐在中间,左边立着他的六叔恭亲王奕訢,右边立着他的七叔醇亲王奕譞,而慈禧在帘子后面“运筹帷幄”、“总理天下政事”。
 

(醇亲王府办公的殿堂之一)


(醇亲王府一角)
 
   慈禧是一个极有韬略又过河拆桥的女人。她靠恭亲王坐了天下,又要靠他的实力稳定天下,于是马上封恭亲王为“议政王”、“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实际上是个小“总理”。但慈禧立足稳了,不久就对他疏远并削其大权,她担心这位文治武功敢做敢为的“兄弟”今后会成为她的隐患。打天下要用人才,坐天下就用奴才,于是她转而使用厚重而能力平平的醇亲王奕譞。最明显的事件是同治皇帝死后谁来当皇帝的问题。慈禧的亲儿子同治6岁当皇帝,14年后因天花(一说梅毒)驾崩。同治无子,于是就要从各位皇叔(亲王)的孙子中选一人出来嗣位。按清朝宗例,大臣们推选当时最年长的老六恭亲王的孙子溥伦出来继位,而慈禧偏要违反祖宗惯例,选老七醇亲王奕譞的小儿子载恬(光绪)出来当皇帝,这里面她是深谋远虑的。其一,她始终对恭亲王不放心。如果奕訢的孙子当了皇帝,同治的皇后就成了皇太后,可以“垂帘听政”,而她这个太皇太后就靠边站了。 其二,不立“溥”字辈而立“载”字辈,名义上还是咸丰的儿子,也是她的儿子,她还可以垂帘听政。其三,奕譞的老婆是她的妹妹,妹妹的儿子当皇帝实际还是她家的人,且光绪刚4岁,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懂什么?朝政还得听她的。
    醇亲王奕譞的王府原在南城的太平湖畔,家里出了天子以后这王府就成了“潜龙邸”,升格为宫殿,不得再住人了,慈禧便将后海北沿的肃贝子府赏给奕譞,拨银10万两大兴土木,后因工程浩大又加拨6万两,这时的醇亲王府占地80余亩,分正院(办公区)、宅邸、花园三大部分,殿宇鳞次栉毗,花园亭台楼阁,彩绘雕梁,壮丽无比,前临碧波荡漾的后海,后倚巍峨雄壮的德胜门楼,好一处“天上神仙府,人间帝王家”。
 
醇亲王府的春秋
   醇亲王奕譞深知慈禧的险恶和他六哥恭亲王的教训,他不是得意忘形而是终日诚惶诚恐。为了讨得慈禧的欢心,他将北洋海军的军费拿来给慈禧修建颐和园,后来甲午海战大败,赔款无数。慈禧七十大寿前夕,他将德国人给他照的像片“西洋玻璃影”送给慈禧看,慈禧看到这洋玩艺儿大喜,便在颐和园张灯结彩,筑台搭棚,一次就照了各种服饰姿态的照片100多张,“老佛爷大悦”。

(醇亲王奕譞。慈禧将自己的妹妹嫁给他为妻,又违反祖例将他的儿子光绪立为皇帝,她自己垂帘听政)
 
   奕譞为了表示自己在政治上没有野心和对慈禧的无限忠诚,他将王府内自己的卧室起名为“九思堂”。九者多也,即每天都在想,一切荣华富贵都是慈禧恩赐的。他将府内自己的“办公室”命名为“思谦堂”,意谓与世无争,知足常乐。他在王府花园(今宋庆龄故居)内特地修建了一座“恩波亭”,以表示对慈禧的恩赐永志不忘。其实这都是他深惧慈禧的狠毒与反复无常,怕祸及自己和子孙,故意做给慈禧看的。

(醇亲王府花园内的“恩波亭”,在今宋庆龄故居内)
 
    醇亲王府广厦数百间,又是皇亲国戚,照理可以声色犬马,歌舞升平了。但奕譞深知“秦不三世,两代而亡”的古鉴,他上惧慈禧,下忧儿孙。他在卧室高悬一大匾,内书治家格言:“财也大,产也大,后来儿孙祸也大。借问此理是若何?子孙钱多胆也大,天样大事都不怕,不丧身家不肯罢。”“财也小,产也小,后来子孙祸也小。借问此理是若何?子孙钱少胆也小,些微产业知自保,俭使俭用也过了”。后来,他的儿孙们果然应验了奕譞的远忧,醇亲王府家族两代以后家败人散,这里只留下个“青山隐隐,绿水悠悠”,让后人感慨和兴叹了。

(醇亲王府花园内的“恩波亭”,在今宋庆龄故居内)
 
   奕譞有5个儿子,1、3、4子早殁,2子光绪当了皇帝。老五载沣就承袭爵位,当了第二代醇亲王,他的儿子溥仪后来做了中国最后一个皇帝。
 
(醇亲王是慈禧封的“铁帽子王”,官爵世代世袭,奕譞的第五个儿子载沣就承袭父亲的爵位,当了第二代醇亲王,慈禧又把他的儿子溥仪扶做了中国的末代皇帝。)
 
    光阴荏苒,辛亥革命推翻了满清王朝,王府风光不再。老虎死了架子不倒,醇亲王府依旧挥霍无度。载沣的夫人去世,光办丧事就花了几万两银子。清朝完了,王爵的俸银、俸米都没有了,革命后王府的地租也越来越少了,可王府那高消费的命自己却革不下来,照旧花钱如流水。怎么办呢?只好将府内的珠玉珍宝、书画古玩、家具衣服拿出去典卖。《红楼梦》中的贾府是如此,衰败的醇王府也是如此。有一次家人“奉命”出去卖8件极其珍贵的狐皮大衣,买家知道破败了的王府缺钱用,就狠狠敲了他们一把,只答应给不到1千元银元,家人觉得太少跑回来报告,载沣竟说:“再拿两件上好的去,叫他给1千元罢”。北京的珠宝店尤其是后海周围地安门一带奇多,就是因为清末和民国初年收购皇室流财而兴起的。
 

(醇亲王府一角,老照片)
 
    旧官场“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醇亲王府到底有多少家财现在谁也说不清楚。只知道载沣和溥仪跑到天津,准备去东北建“满洲国”的那段日子,家里的人公开盗卖,有一个儿媳仗着军阀撑腰,将府里的东西整卡车整卡车地往外拉,载沣老爷子听说后差点儿没给气死。没办法,他们就在外面放风说醇亲王府卖给日本人了,并雇了个日本武士站在大门口“保镖”,事实上,雇个“家丁”又如何看得住那么多的“家贼”呢。
 醇亲王府又出真龙天子
   1918年旧历10月,慈禧突然下旨任命载沣之子溥仪为嗣皇帝。她依旧坚持没让次序和年龄都排在前面的恭亲王的孙子溥伦当皇帝,而立了抱在怀里才3岁的溥仪。她当政48年,立的3个皇帝同治6岁,光绪4岁,溥仪3岁,这里面的原因不是一目了然了吗。她还想在帘子后面永远“听”下去,没料到溥仪入宫才3天她就一命呜呼了,一次“垂帘”也没捞着。
 

(慈禧违制册立的三岁末代皇帝溥仪,这张照片时他已经不是3岁了)
 
    谁家里如果出了个皇帝还不高兴得要死?但醇亲王府里却像灾难降临一样乱作一团。他们都知道,“挂牌皇帝”同治19岁就被长期赋闲病魔拖死,光绪皇帝被慈禧关在中南海瀛台整整10年,38岁就被活活关死了,在她的手掌心里当儿皇帝准是死路一条。溥仪的奶奶闻旨晕了过去,请来中医才抢救过来。乳母怀中的溥仪大哭大闹,死活不让宫中的太监来抱他进宫。府中一片混乱,前来接驾的军机大臣和新任命的摄政王载沣(溥仪的父亲)急得不知怎么才好。乳母见溥仪哭得实在可怜,就掏出奶来喂,这一下启发了载沣和军机大臣,也顾不得什么宫制和御礼了,让乳母抱着泪水满面的溥仪就一窝蜂地出了大门去了紫禁城。
 

(醇亲王府的王府花园,1962年周恩来总理按中央意见安排整修,1963年国家名誉主席宋庆龄同志入住此园,现辟为“宋庆龄同志故居”,对外开放参观旅游。)
 
    清廷在泰和殿举行盛大隆重的“登基大典”,金銮宝座上的小皇帝又哭又闹,大声哭喊着“我要回家”,他的父亲摄政王载沣跪在宝座下,双手扶着他,急得满头大汗,一个劲地哄着:“别哭别哭,快完了,快完了”!文武百官一听这“快完了”就心里发悚,感到是个不祥之兆,深怕“乌鸦嘴”呀。事情也真是怪得很,没过3年大清帝国就真的“完了”。
    1912年孙中山由南方到北京与北洋政府谈判,曾来醇亲王府与载沣会晤,谈话地点在王府的大书房宝翰堂。
 

(醇亲王府宝翰堂一角)


(醇亲王府一角)

醇亲王府的新生
   1924年11月5日,冯玉祥的部下、北平警卫司令鹿钟麟将溥仪赶出紫禁城,送回醇亲王府。没过多久,溥仪悄悄溜进日本大使馆,后来跑到东北做了伪满洲国的傀儡皇帝。
   载沣和溥仪溥杰等跑到东北之后,醇亲王府经济日益拮拘,老爷子拉肚子──出的多,进的太少。那帮八旗子弟们坐吃山空,把老祖宗的遗产一点一点花了个干干净净。抗日战争的时候,日本人绝不去惊扰醇亲王府的。抗战一胜利,溥仪兄弟俩都给抓起来了,国民党第11战区司令部就把王府占了一半,载沣干瞪眼不敢吱声,他干脆把另一部分开办了一个“竞业小学”,让他儿子溥任(溥仪的四弟)当校长。1949年,载沣将整个房产全部卖给了高工学校,一家人扶老携幼卷起家什搬到东四北魏家胡同去住了。一个出过两代皇帝、两个摄政王的显赫皇族就这样灰飞烟灭、消声匿迹了。

(醇亲王府银安殿,后改做卫生部的外宾会客室)
 
    新中国成立以后,劳动人民的血汗结晶又回到了人民的手中。醇亲王府改作了卫生部机关办公的地方,一进大门的银安殿成为接待外宾的会客室,殿内的彩绘屋顶和紫檀宫灯,常令外宾们赞不绝口。银安殿后面的后殿成了部机关的大会议室。卫生部对整个王府的文物精心保护,一切如故,仍是什刹海畔的一景。醇亲王府的花园从1963年至1981年为国家名誉主席宋庆龄居住,现辟为参观游览的宋庆龄故居。

(醇亲王府一角)
    很巧合的是,这所府宅里的皇帝、王爷们都走了,而新中国成立后,代表人民走进来的第一位卫生部部长李德全,恰巧就是25年前力排众议,率部从紫禁城将封建皇帝遣送回醇亲王府的冯玉祥将军的夫人,她本身就是一位医生。   
 
 (本文原载于《中国中医药报》1999年2月5日,作于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政司工作期间)
 
    后记:这篇文章是我20年前写的,当时发表在《中国中医药报》上,这些照片是我现在配上的。我1985年从湖北省卫生厅调到卫生部工作,就在这座王府里上班。
    我经常在想几个问题。第一,一个皇帝的兄弟,一个王爷,他一个人的府宅家院,真是广厦千万间啊!醇亲王一个人办公的地方,当年我们卫生部七百多人都在里面办公。醇亲王一家人住的宅院,后来给两位副总理居住。他们家的王府花园,亭台楼阁,水榭曲廊,后来改为国家名誉主席宋庆龄同志的住处。三处紧密相连。真是“天上神仙府,人间帝王家”啊!难怪为了当皇帝,古代经常父子反目,兄弟残杀。封建社会不亡,国家何能强大?人民何能富裕?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和今天中国共产党致力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人心所向,历史潮流啊!
    第二,家庭也是一个小社会,醇亲王府的兴衰荣辱,也是时代和社会的一面镜子,我们在读完了这篇文章之后 ,也应该以史为鉴,静下心来思考一下我们的修身、立业和治家。第一代醇亲王奕譞的远忧和治家格言,为什么后来果然成为了败家的现实,我们应该记取一些什么呢?
    第三,北京除了故宫以外,第一王府就是“恭王府”,原是恭亲王的府宅,后来成为和坤的官邸。 “恭王府”为清代规模最大的一座王府,解放以后原来被8大单位占据,还住进去了二百多家居民,后来政府下决心将他们全部迁出,周恩来、谷牧和李岚清三代国务院领导人做了大量工作,整修后1988年对外开放,现在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一级博物馆,国家五A级旅游景区,终日各国游人不绝,也创造了巨大的旅游收入。第二就是这醇亲王府了。这醇亲王府出两位皇帝,有那么多的历史,那么多的故事,那么多的建筑,那么多的景点,“一座亲王府,半部大清史”啊!为什么还让一个政府机关在里面办公呢?今天咱们国家并不缺这一点钱啊。如果将办公的机关迁出,对外开放,一定会产生巨大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旅游价值和经济价值的!
(后记写于2019年3月11日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