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珞珈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医药管理 >

中医药文化的形神兼备与貌合神离——陈珞珈在“首届中医药文化大会”发表观点

    2017年12月26日上午,在宏大的深圳会展中心,“首届中医药文化大会”隆重举行。大会由中华中医药学会、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中国中药协会、中国中医药信息研究会、中国民族医药学会、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中国华夏文化遗产基金会等八个国家一级学会协会联合举办。我会会长陈珞珈代表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出席了大会。
 在深圳会展中心的主会场,一千多人出席了大会开幕式和“多边对话”
   全国政协副主席张梅颖、原中宣部副部长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台盟中央副主席吴国华、原卫生部副部长何界生、原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吴刚、原国家药监局副局长边振甲及八个学会协会的领导出席了大会。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凯先,工程院院士钟世镇,国医大师张大宁、吕景山、刘敏如、唐祖宣、禤国维和来自全国的一千余位代表出席了会议。
  
陈珞珈会长在大会上
 
    大会开幕式之后,举行了“多边对话”和“专题报告会议”等两大部分活动。陈珞珈会长应邀出席了“多边对话”,在主席台上沙发上就座的有:诺贝尔奖获得者、以色列科学家阿龙·切哈诺沃,国医大师吕景山,国学泰斗北京大学楼宇烈,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会长陈珞珈,江中制药集团董事长钟虹光,原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曹洪欣,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秘书长桑滨生。
主持人对每一位主席台上的对话嘉宾都提出了不同的问题,请他们回答或者解答。对陈珞珈会长提出的问题是:“请陈会长谈谈您对中医药文化的形式与内容的看法”。陈珞珈会长做了精辟的回答和演讲,陈会长演讲的过程中,下面自发的响起了三次热烈的掌声。
 
“多边对话”的主席台

                                                                                   左1为主持人,左2为翻译,左3为诺贝尔奖获得者、以色列科学家阿龙·切哈诺沃,左4为中国民间中医药协会会长陈珞珈,左5为国医大师吕景山,左6为国学泰斗北京大学教授楼宇烈,左7为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秘书长桑滨生,左8为江中制药集团董事长钟虹光,左9为原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曹洪欣。


 诺贝尔奖获得者、以色列科学家阿龙·切哈诺沃在演讲


 陈珞珈会长在做中医药文化形式与内容的演讲,左为诺贝尔奖获得者、以色列科学家阿龙·切哈诺沃,右为国医大师吕景山
 
    陈珞珈说:中医药文化植根于中华传统文化,它是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思维、哲学思想和价值观念的综合表现。习近平总书记说:“中医药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这把打开宝库大门的钥匙有两个面,一面是医学,一面是文化,没有医学,不成其为中医药;没有文化,也不成其为中医药。
  陈珞珈会长在做中医药文化形式与内容的演讲
    陈珞珈说:刘延东副总理对中医药的定位与作用做了科学的精准的描述,说它是“我国独特的卫生资源,潜力巨大的经济资源,具有原创优势的科技资源,重要的生态资源和优秀的文化资源,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中有着重要的意义。”这里面就有中医药文化的地位和作用。
近些年来,中医药行业在中医药文化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应当肯定这些成绩。但是,有一个问题是,形式与内容失衡。形式的多了,内容还跟不上去。以中医医院为例,三十多年前卫生部针对当时中医院严重西化的问题,召开了著名的“衡阳会议”,崔月犁部长当时讲了一段非常经典的话:“我们的中医院外面挂着梅兰芳的牌子,里面唱着朱蓬勃的调子,那还是中医院吗?”梅兰芳是唱京剧的,朱蓬勃是唱西洋美声唱法的。虽然今天中医医院的中医特色好多了,但是,这记警钟,至今还应该长鸣!
     现在走进中医医院里面,墙上挂的雕刻的都是张仲景和李时珍等古代名医的画像,宣传版上都印刷着中医的古代经典名句,看起来中医文化氛围很浓,但是诊桌上看病的少数中医,却在开着西药,天天做着手术。我做过三甲医院的院长,我并不反对中医医院使用西药或做手术,但一定要有一个度,你是中医医院,病人到你这里来主要是看中医的。中医医院的西医西药可以用,但不能喧宾夺主,不能越俎代庖。我说一个数据:2016年,全国中医医院的门诊处方中,中医处方只占49%;住院的药品收入中,西药占了75%。少数中医医院西化了,中医医生异化了,这种医院算是具有中医文化了吗?中医文化的形式与内容一定要统一,形式要服从于内容。形式与内容要形神兼备,不能貌合神离。中医的医疗优势是相对于西医医疗而言的,中医医疗机构的中医药文化,一定要有中医的医疗主体、内涵和特色,没有这些,是根本不可能形成医疗上的中医优势的。
    我们建设和加强中医药文化,不要花拳绣腿,不要空谈阔论,要实干,要实效。“文以载道”,中医药的文化,就是要承载着中医药理论之道,中医药实践之道,关键是中医药的本真和特色之道。
陈珞珈最后说:我提两点建议。一是建议走进医院走进大学走进政府管理部门的城市里的中医们,回头去看一下中医生于斯长于斯的农村,那里的一些地方已经找不到中医看病了,我们要关心并加强农村中医药的建设和发展。二是今天穿了皮鞋的中医,要关心帮助那些还穿着草鞋的基层和民间的中医,他们很难,很不容易,本自同根生,兄弟要帮助。
  
陈珞珈会长与国医大师唐祖宣在会议上合影
 
 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协会秘书处
2017年12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