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珞珈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作品 > 文学作品 >

一江春水千古情


  1985年8月,卫生部在安徽省合肥市召开“全国中医工作和全国中西医结合工作会议”,散会之后,几位来开会的处长们相约自费去了地藏菩萨的道场九华山游览。他们看了山上壮观魏峨的佛教寺庙,看了“百岁宫”中保存完好的明代不腐和尚肉身,在山上众多的寺庙中慢慢走着,见到一处尼姑庵便走了进去,里面十分安静和干净,几个尼姑正在几块大石头上晾晒着“干豆角”,就是把新鲜的豆角(北方叫江豆)蒸熟,再拿出来晒干,然后做成各种菜肴。南方人喜欢用干豆角烧竹笋、烧香干、烧腊肉等等。
  突然,长江市卫生局李宇轩处长紧紧的盯着不远处的一位尼姑,久久的看着。旁边的几位处长一看,那尼姑年近四十,布袍棉屐,天生丽质,罕见的漂亮啊!柳眉明眸,杏脸桃腮,丰胸纤腰,肤如凝脂,指如玉葱,气质超凡,在这佛家清净之地,没想到竟有这样一位花容月貌的绝世佳人!
  那位清丽绝俗风姿绰约的美女尼姑发现宇轩盯着看她,她也回头看了宇轩良久,没想到宇轩竟慢慢的向她走去。她突然转身疾跑,宇轩一楞,接着就追,但一会儿就不知道她跑到哪里去了。
 
佛光普照的佛门净土

   回到宾馆,几位处长都问宇轩处长是怎么回事,他给大家讲了一个凄凉的故事。
宇轩的父亲是抗日战争时代延安的干部,解放后任中南钢铁学院院长兼党委书记,属高干。文革后期宇轩高考过了大学分数线,但那时他父亲被打为“走资派”,所以将他低录到了市医专读了大专。因为他品学兼优,所以当了学生会主席,因为长得高大英俊,所以是学校女生们心目中的“男神”。同校一个女生叫柳如茵,极其漂亮,众称“市级校花”,其父曾是国民党军队的师长,“文革”中被打为“历史反革命”,下放到一家工厂去烧锅炉,漂亮的妈妈也到电影院去收门票了。她考上了大学,因家庭成份不好,低录到市医专。后来宇轩的父亲被平反了,提升为市委常委。当时这对天作地造的男神与美女恋爱了,如茵的父母坚决不同意,认为双方家庭政治经济差距太大。学校的党委书记也来找如茵谈话,叫她不要耽误了常委儿子的前程。这时如茵已经怀孕,宇轩说他一定要娶她结婚,但如茵执意不耽误他的政治前途,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咬破玉指在一张小纸条上写下血书:“我爱宇轩,生是他的人,死做他的鬼!”一跃跳进了滚滚的长江┄┄宇轩找了很久,没有找到,就把自己所有的工资存款全部送给了如茵多难的父母,并一直给两位老人养老并送终,代如茵尽孝。宇轩后来结婚生子。
  宇轩处长说,那个尼姑就是柳如茵。第二天他又去找,但是找不到。半年后,一位处长陪同他又到九华山那个尼姑庵里去找,老主持师父流泪对他说,当年如茵跳江后,被一个渔民救上船了,但肚子里的男孩子流产了,她养好病后就跑到九华山出家为尼,终年孤苦伶仃,孑然一身,晨钟暮鼓,黄卷青灯。她这次见到宇轩后,知道他一定还会去找她带她回江城,为了不拖累宇轩的事业和家庭,她留下一张纸条:“叫他不要再找我了,好好做事业,过日子,我爱他,世上不能做夫妻,我到阴间去等他┄┄”她跳崖了。宇轩捧着那张纸条哭成了个泪人,守在崖边痛哭几天晕倒,不肯下山。 
  宇轩勤奋聪明,能干正直,但仕途不顺。他任处长多年,上级曾想提他任卫生局副局长,局长担心将来宇轩可能威胁到自己的官位,压着不让提,结果宇轩在处长位子上退休,唯一的儿子前些年又遇车祸去世,他终生情伤又加丧子之痛,患糖尿病致双目失明,郁郁成疾,2019年八十几岁去世了,临终时他还紧握着如茵的那张小纸条,流着泪喃喃的说:“我要到阴间去找她┄┄”。按他的遗嘱,朋友们将他的骨灰撒到了九华山如茵跳崖的万丈深渊里,魂兮归来┄┄
“一朝入梦,终生不醒”,千年“梁祝”,“红楼”一梦,爱情是人世间永恒的话题。梁山伯与祝英台,贾宝玉与林黛玉,是千年封建礼教制度造成的。宇轩与如茵的故事,则是那个特定时代的阶级斗争和政治制度造成的。他们是当代一曲凄婉的“梁祝”。

 

梵天佛地,密林深院里的芸芸众生

 
   后记:文中的“宇轩处长”与我熟识,是一位才貌双全、正直仁义的好人,曾为江城的中医药事业奋斗奔走了一辈子。本文受我的一位熟知此事的老领导和几位当年在九华山知遇此事的处长朋友之托写成,对文中两位主人公的姓名、单位和学校等方面做了处理和编写。文中的图片选自网络,并非九华山之尼姑庵。“问天下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谨以此文深深的纪念两位生不能成眷属,死也要同林棲的一代有情人。
  锲而不舍   2021年1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