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珞珈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朋友佳作 >

忘不掉的知青姐妹

严建文

  我们和新中国一起成长的一代人,大都在文化大革命中有过上山下乡的经历。那时成百上千万的中学生到祖国边疆、到农村战天斗地,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那时边疆、农村的生产生活的条件是极其艰苦的;那时没有法制,阶级斗争漫天飞;那时发生的许许多多有关兵团的、农村的、农民的、知青的故事,真是刻骨铭心,让人难以忘怀,甚至影响我们一生的作为。我这里讲的是一件真实的事情。
  东北建设兵团地处北大荒,冬天异常寒冷,冬天地里没有农活,知青主要修水利或到林区伐木。
  应该是1974年的冬天,我们团的汽车连进山拉木材,进驻黑河市的小兴安岭林区。一天,几辆车装好木材往回返,计划沿着林区山路,向北到黑龙江畔,然后沿江到萝北上岸,再经富锦县回团。林区山路大约四五十公里,路虽不长,但崎岖不平,弯多岔多。尽管开车的人一路小心,走了很久,可到了下午才发现迷路了。因为路再不好走,3小时也应该走出林区了,可这时四周依然是茫茫林海,一定是哪个岔口拐错了。又走了好一阵,爬过一个山坡,他们看到前面是个山坳,坳很宽阔,坳底有很大的水面,像湖。湖中有一个小岛,岛上竟隐约看到有人家。开车的几个人有点奇怪,几十公里没看到一个村落,这荒山深林怎么会有人家呢?而且很小,不像个屯子。
  走进“小岛”,看“岛”上的房子大都是半地下的地窨子,没有墙壁、窗户,地面上只露出个房顶,房子低矮,门嵌在原木中,显得很小。是了,这应该是深山猎户的房子。他们敲了一个“小房门”,发现门在里面紧顶着,有点奇怪,东北老乡是从来不关门的。听见里面有声音,他们又敲了敲,里面仍没回答,他们又累又饿,懒得再去敲其他人家,想:“可能是这里太偏僻,没见过生人。”就大声说明来意。门,无声地开了。
  从黑屋里出来三个猎户打扮的姑娘,把他们吓一跳,姑娘也打猎?在老林子里!三位姑娘把开车的几个人让进了屋。这是一个怎样的房子啊,一盘炕占了大半,炕前的灶又占去剩下的一半,炕上有三个被子卷和零星东西,因为没有墙,都无法用“家徒四壁”来形容这房子里的贫穷与破旧了。姑娘们看他们坐下,高兴地说:“刚才吓死了,不敢开门,知道你们也是知青,就不害怕了。”听她们口音不是当地人,来者有些奇怪,四处一看,发现炕边上有几个早已用完的牙膏皮,心想:“老乡没有刷牙的习惯啊。”再看,又看到几个写有上海字样的水杯。赶紧问:“你们是知青?”她们点了点头。
  在原始山沟中知青相遇,分外高兴,有说不完的话。她们翻出一个小口袋,尽数倒出里面的白面,然后又认真的抖了好几下,难为情地说:“就这么点了”,她们和成的面只有拳头大小,擀成面条。她们询问了兵团知青的情况,看得出是多么地羡慕,但是当听完她们农村插队知青的境遇后,几个兵团人的心却紧紧地缩成一团。
  她们是浙江知青,一起来到这个生产队四十多人,一半男生一半女生。这个“小岛”不是村子,村子在山的那一边,这里只是个“开荒点”。“点”的四周是水,别说春天冰化了,困在孤岛里出不去,就是冬天封冻,茫茫林海,两条腿又怎么能走得出去!她们在与世隔绝的“孤岛”上,做着原始的耕种,和外界的唯一联系,就是冬天,队里送一次种子、盐等一些生产生活的物品,以后就不再管她们了,简直如同当年的苏武牧羊!听到这,几个男人都傻了。
  在北大荒我们都听说过,在那儿的荒草甸子里,过去有为了躲债、土匪或日本人,藏在草甸子深处的人家,他们只有到了封冻,拉个爬犁,走一星期到县城,用玉米换些盐和布等生活用品回来,以后一年就不再出去了。没想到近百年前的事儿,突现在眼前,而且是她们、是我们的知青姐妹!
  如果是为了战备或建设的需要到这里也罢,兵团的建新点也很艰苦,也在荒原深处,但我们是开发处女地。而她们,她们是那二十多位女知青里,最后三个,为了不被队长欺辱,团结起来,以死相拼,保护自己的尊严的人,队长得不了手,就把她们送到荒岛上“锻炼”。几个开车的人想到了结果,但还是不甘心问:“其他知青呢?”她们回答:“女知青有的被留在村里,有的和男知青草草成家,也有嫁给当地人的,剩下的男知青能走的,冒险出了林子,因为没有边防证,他们是走出去的,还要躲开检查站。现在这儿就剩我们三人了,我们走不出去。”兵团人的眼睛都模糊起来,为了人的尊严,她们是在用自己的年华,娇弱的身躯,在人迹罕至的深山,承受着屈辱、困苦和孤独,她们的穿戴已经看不出是知青了,牙膏用光了,牙刷估计也坏了,像半原始人那样活着,甚至自生自灭!
  那天几位开车的人吃了只有咸味的白面条,这已是她们所能做的最好的了。分手时,大家心里非常沉重,开车的人不敢看那三双深情无助的眼神,他们读懂了,她们是想让汽车把她们带出去,带回家,就是带到那个能够有尊严的生活的家!可那时的情况,开车人办不到,因为她们没有边防证,连检查站都过不去,被查出就有投敌叛国嫌疑,被遣返的话,等待她们的将是残酷的批斗,三个人连在一起的可能都没有了,境遇会更糟,至少现在还是安全的。
  几位开车人内疚地又推开那扇小门。临上车时,他们看见三位姑娘还站在门口,便大声喊:“要坚持住,你们一定能走出这深山沟的!”这是给她们的鼓励,这也是当时唯一能做的。
  回来以后,这几位同志尽自己的可能,向有关方面反映三姐妹情况,那年也正在清理迫害知青的案件,过后不久就听说那个队长受到惩罚,大家心里踏实了。可是因为那地方太偏僻,没有道路和通讯,谁都没能再见到和联系上那三姐妹,快四十年了,那几位亲历者仍然无法忘记当年的相遇,仍然呼唤着:今天你们在哪里?你们好吗?
  我想,那三姐妹应该很快结束了当时被迫害的境遇,现在也应该不错的。
  因为,74年以后知青的一些政策逐步落实,再后来文化大革命结束,涉及千家万户的知青问题得以彻底解决。三个姐妹在遭遇迫害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坚强,足以看出她们是有思想、有坚定信念的人。三十多年来在党的领导下,我们的国家在政治经济社会各方面都取得伟大成就,她们也一定随着国家改革开放,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发挥着她们的聪明才智,她们曾经经历过的苦难是她们人生的宝贵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