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珞珈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媒体报导 >

陈珞珈:走出抛物线——《中国医院院长》杂志

五十二年风雨路,陈珞珈的人生轨迹恰似一条抛物线……
陈珞珈:走出抛物线
文/图 《中国医院院长》杂志  2005年9月1日第17期
记者 顾钧


  陈珞珈是中医界的公众人物。他曾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原医政司副司长,他起草过《中医法》,他的课题《中国中医医疗服务需求与利用调查研究》获中华中医药学会一等奖,他的讲话、他的著述经常见诸报端,其见解入木三分。
  然而,2003年底,在陈珞珈调任中国中医研究院望京医院院长以后,他似乎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关心他的人想知道,陈珞珈这两年在望京医院干得怎么样?他又干了些什么呢?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陈珞珈来院一年多,望京医院发展实现了35%的速度,去年营业收入一举突破1亿大关。
  记者的一个老朋友,一位中医界资深新闻工作者当听到记者对上述数字的转述时显得毫不吃惊,他说,(陈珞珈)干不好才怪呢。记者忙问何出此言?老友的解释简单明了——因为他是陈珞珈!
  的确,随着采访的深入,记者发现望京医院取得如此好的成长业绩,确与陈珞珈个人有很大关系:他对中医太熟悉了,操弄一个望京医院对他来说简直就是绰绰有余,如烹小鲜。
  人生抛物线
  陈珞珈生于1953年,老家是湖北武汉市。五十二年风雨路,陈珞珈的人生轨迹恰似一条抛物线。
  解放以前,武昌只有一两家医院,老百姓的医疗主要靠药店的中医进行诊疗。当时,武昌有两家比较大的中药店人气很旺,这两家药店就是陈珞珈家里开的。陈珞珈的父亲,著名中医陈长春坐堂行医,母亲、哥哥、嫂子进药、炮制、抓药,一大家子都在药店忙碌。
  陈珞珈出生时正好是公私合营的年代,家里的药店一夜之间变成了国家所有,父亲的成分被定为小商,母亲因为家里孩子多,又遭遇这样的事情,就没有继续工作,留在家里带孩子。家里的生活水平急转直下。
  十几岁时,文化大革命开始了,陈珞珈的家庭出身由小商定为资本家,后来又因为父亲态度不好,再次被定为反动资本家。反动资本家的成分带给陈家的冲击太大,家里多次被抄,家人被批斗,友善的邻居突然变得可怕,亲戚们也不再来往,陈珞珈的家被撵得到处搬迁,文革10年,光搬家就搬了7次,在政治压力下,父母也被迫离异。陈珞珈一家,像是跌入了一个深谷。
  遭人白眼,受人凌辱,吃不好穿不暖,陈珞珈就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着。文化大革命中期他到农村插队,知识青年陆续返城或被招工,但是一次又一次,陈珞珈都招不走,他的心情一度消沉,看不到一点希望和前途。
  但是,但凡人杰总会有传奇之处,陈珞珈也不例外。1974年,一个招生名额改写了陈珞珈的人生路线。一个对陈珞珈颇为同情的老师利用“可以教育好的子女”的名额,把陈珞珈招进了荆州医学专科学校中医班。
这次招生对陈珞珈而言无疑是生命走向开始顺畅的起点,毕业之后,陈珞珈的发展开始青云直上。
  因在学校成绩好,毕业后被留下当老师,为了增加临床经验,陈珞珈被派到荆州地区人民医院上班。在上班时,湖北省卫生厅挑干部,他被挑中,到了卫生厅科教处,后来又到中医处,30岁当上了处长,成为全国中医处长里最年青的处长,接着,卫生部到湖北省召开县级中医院工作会议,通过那次会议,卫生部发现陈是个人才,在1985年,借调陈珞珈到卫生部,1986年成立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陈珞珈又调到中医药局,先后任医政司处长、副司长,达到职业生涯的顶峰。
  文革时,政治上抬不起头,人格上受歧视,工作前景受压制,陈珞珈忍受着,改革开放后,一路高歌,30岁当处长,37岁当副司长,他体会了勤奋与成功。但这些常人眼中的大悲大喜在陈珞珈身上的反应都是平静的。
  1999年是陈珞珈命运的转折点,这一年他从坐了13年的副司长位子上下来了(关于他的‘下野’,中医界人士评价不一,但多表惋惜),他到了中医药信息研究所任所长兼党委书记。在这样一个多数人都以为是养老的单位,陈珞珈搞出了一些重要的中医科研成果,其中就有中医界熟知的《中国中医医疗服务需求与利用调查研究》和《中国农村中医事业管理技术研究》等研究报告。
  2003年,上级对望京医院进行领导班子调整,陈珞珈受命就任望京医院院长。
  中医院发展的思路
  陈珞珈的中医工作与他的人生路线是吻合的,他人生之路的每次跃升与他在中医工作中做出的表现息息相关。当他年少时,环境使他难以耳濡目染向父亲学习中医,他那时的人生是灰暗的;被挑到湖北省卫生厅,是因为他工作出色,中医大夫做得好;30岁当处长,因为他对中医工作做出了成绩,在全国最先实现全省每个县都有中医院,37岁当副司长也是因为他中医管理经验丰富、文笔好、对中医发展有思路。
  对望京医院的情形,陈珞珈不陌生,他知道自己是受命于危难之中:外部,门诊冷清;内部,矛盾众多;整体,半死不活,发展乏力。陈珞珈认为其中主要的原因,同时也是国有医院共存的问题,就是体制不顺,机制僵化,管理落后,效率低下。
  作为中医院院长,一把手,陈珞珈坦诚他考虑的首先是生存问题。他说中医院院长,在现阶段的发展之路就是三种选择两步曲。三种选择,第一个选择,以中医为主,就干中医;第二个选择,中西医结合;第三个选择,西医发展容易,先做西医,中医只是附属。他选第二条路,先生存再发展。毕竟,作为院长他要发人员的工资、奖金,还要维持医院的运转。两步曲,就是在医院生存下来之后,可以走中医的道路,也可以根据情况继续走西医的道路。这个阶段,陈珞珈认为有60%以上的院长会选择以中医为主,因为,他毕竟是中医院,他的核心竞争力一定是中医的特色和疗效。
  以望京医院为例,它的骨科很好,但它是怎么和以骨科闻名的北京积水潭医院竞争的呢?望京医院有两手,积水潭医院的手术它都能做,但有一些在积水潭医院必须做手术的病(这些病有的是压迫椎管,有的是突出后挤压了神经,也有的是周围肌肉牵拉紧张等原因造成的),在望京医院用“手法”,用推拿,针灸或中药就可以解决,先“手法”后手术,这样的疗法病人自然乐意选择,这就是望京医院中医特色的体现。
  中西医结合的道路虽然顺畅,但是这样的做法会不会加剧中医学科的萎缩速度,影响中医学术的传承呢?陈珞珈不这么看,他要的是把病人收进来,不能流失,但进来后要尽量用中医或中西结合的方法医治,他说院长在政策制定上,对中医要有个倾斜政策,包括分配上,要引导大夫多用中医疗法,多用中药。
  中医院院长的当法
  认识陈珞珈的人说陈珞珈厉害,说他看上去不吭声,但是一旦真正做起来,当断则断,该出手时就出手,而且一做必须要做成!
  到望京医院当院长他认为值得做,上任时他暗自发誓,用3年时间,就是头拱地也非要把望京医院变个样子。
  然而,望京医院也绝非等闲之地。中医药局的工作人员一定会对望京医院职工到局里告状闹事的状况记忆犹新,有人形容那时的望京医院“关系复杂,矛盾众多”。
  陈珞珈知道就矛盾解决矛盾,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因为矛盾太多了。他要找主要矛盾。因此,在新官上任最初的一段时间里,他一把火也不放,一脚也不踢,非常低调,深入调查研究。职工不解,私下纷纷议论这个院长怎么了?
实际上这是陈珞珈独特性格的一个方面。
  起伏的人生炼就了陈珞珈,困境、逆境他都能咬牙挺过,因此,他个性坚强,尊崇自强自立;他不爱说话,不轻易发表意见,显得有点内向,这是他为人低调,习惯深思熟虑的表现;同时,长期在压抑的环境下成长,使他产生了一种面对不公正现象拒绝妥协的坚强个性。此外,非常重要的一点,他是个有思想的人,一旦认准了的事情,他的决心比谁都大。
  陈珞珈在静静的观察中找到了主要矛盾,那就是发展,他要以发展为主线统揽全局!
  从2004年开始,望京医院开始拼命抓业务,陈珞珈“以发展的主线把全院的人统起来,把矛盾也统起来”的思路很见成效。陈珞珈上班的第一天,就被告状的职工团团围住,但陈珞珈什么也不说,就强调抓业务,拼命地把门诊量搞上去,把病人收进来。2004年陈珞珈制定了19条措施,今年又出台了40多条加速发展的新举措,他想了不少点子用了不少绝招,医院经济效益随之迅速好转,医院的大小矛盾也迎刃而解。陈珞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一个月不抓发展,不抓效益,矛盾就会层出不穷,“望京医院现在没人告状了,大家都忙着搞业务去了,所以用发展这条主线来统揽全局是非常有效的办法。”
  公立医院固有的弊端,往往使平庸的院长在治理上束手无策,而那些精明的院长,比如陈珞珈,就知道,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利用分配机制来调节治理是个非常管用的办法。但陈珞珈做同样的事情往往又与众不同。一般医院的奖金分配思路都是科室的收入减去支出再提个系数,手术科室和非手术科室不一样,科室都盯着收入流水。陈珞珈把思路改了,他不光看科室的流水,还要看门诊量、病床使用率。在比例上,收入流水占奖金收入的60%,病床使用率占30%,门诊量占10%,每个科主任和行政处长还要签目标管理责任书,完得成才能干下去。年终的业绩奖,他也有一套办法,有五个单项否决指标,四个非单项否决指标, 每个科,每个人能拿多少,科主任都能算出来,这样一来,望京医院的科主任不光要盯流水还要盯其他的指标,所以,主任处长们一个个忙碌异常,医院也呈现了整体发展的良好状态。服务态度好,医疗水平高的科室月平均奖金能拿五六千,反之,只拿几百元,合理的分配机制促进了行风、医院效益良性的发展。采访中,记者得知,望京医院八月份有五天全院的病床使用率达到了105%,病人来住院还要托人,这与两年前的望京医院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
  新的起点
  对比陈珞珈来望京医院前后,效果是显著的。2003年望京医院的业务收入是7000万元,2004年达到1.05亿元,增长30%。今年前7个月比去年同期又增长了34%。2003年门诊量每天800人次,今年日均1800人次,一年半翻了一番,实属罕见。病床使用率2003年是67%,去年达到81%,今年最少能达到86%。以前周末不开门诊,现在周六、周日和黄金周全开门诊,周六一天的门诊都近1000。职工的收入方面,2003年职工人均年收入是3.8万,2004年猛涨到4.8万,每个职工多收入1万元。在社会效益方面,以前连续被评为北京市以及北京中医院系统行风建设倒数第一名,医院门可罗雀,人心涣散,现在医院职工热情高涨,周围居民纷至沓来。2004年、2005年医院相继获得北京市公共卫生文明先进单位、中央直属单位精神文明单位称号。望京医院建成后10年没有盖过一栋楼,他来医院一年多医院拿出3000万元盖了3栋楼。
  这就是陈珞珈在近两年时间里做出的成绩。
  最近陈珞珈对院领导班子说,希望职工的收入这几年每年能涨30%,院领导班子其他成员觉得压力很大,但陈珞珈充满信心,他计算过,依他的发展速度,他的财务收支结构,他能够做到。
  职工收入高了,矛盾少了,加上陈珞珈想方设法为职工谋福利,望京医院的职工对陈珞珈服了。在这种环境下,陈珞珈当院长,虽然辛苦,收入也没有一线大夫高,但是他乐意,他说现在心情非常好,在扮演过的角色里,他最喜欢的是院长的角色。言谈间,他也提到他很庆幸这个医院有一个好书记程爱华,有一个团结战斗的好班子,他认为这是他发展望京医院最大的信心之一。

  今年52岁的陈珞珈离退休还有八年,他谦虚地表示五年后希望望京医院能够达到中医研究院广安门医院、西苑医院的水平。记者看着望京医院院内同时开工的3处医疗建设工程,不由感叹,人们评价说陈珞珈是一个说得少做得多、干实事的人,确是名不虚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