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珞珈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家庭教子 >

清明大雨祭先人(2015年)

2012年清明节回乡扫墓时看到的情景


    今天是清明节,武汉大雨。我昨晚乘火车由北京回武汉,一早七点半,我的侄儿开车在武昌火车南站接上我,然后到了南湖的一个地方,与另一辆车上我的二嫂、我的妹妹、侄女、我老家村子里的侄孙良栋一家人会合,然后两辆车直奔我的老家湖北省鄂州市的农村。
    四月五日美国人正在过着复活节,在寻找着彩蛋的时候,十三亿中国人正在忙碌着过清明节祭奠祖先和父母。我的侄孙良栋对我说,湖北人的清明节跟过年一样重视和热闹。这话不假。我们从武昌到老家鄂州的一路上,天上虽然下着大雨,但很多小车都朝着农村奔去,溅起车两边很高的水花,那都是回老家给父母或祖上人上坟的,我们湖北人把扫墓叫做上坟。
    一路上各个村镇的小店铺里和路边小摊上,都摆满了清明祭祀用的各种用品,有鞭炮、礼花、香、腊烛、钱纸、冥币、花圈、红绸带、水果、酒、纸碗纸盘等等,甚至还有纸与铝箔做的iphone6、笔记本电脑、电视机、房子等。那些鞭炮都是很大的鞭炮,有一万响的、五千响的,放起来声音特别大,也响亮。各个镇上平日卖百货的卖食杂的店铺这些日子都卖祭祀用品了,有的地方整条街整条街都是卖祭祀用品的,里面全是买祭品的人们,还有很多孩子,很是热闹。据说现在的网店里也有很多祭品出售,生意火爆。
    车上的或者路上走的去上坟的人群里,每一家都有老人、中青年人和孩子,都是一家一家或者是一个家族几家人一起去的。文化大革命的时候破“四旧”,人们都害怕,上坟的人少了。现在城乡都富裕了,上坟祭祖之风日盛,我认为这是一个好事情,因为凭吊先人,倡导孝悌,孝敬父母,兄弟姊妹合睦,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应该继承发扬下去,这对于民族团结,家庭合睦,国家的兴盛都是很有好处的,尤其是对于现代的这些年轻人,让他们更多一些亲情、家庭的观念和民族的风俗传统,非常必要,非常有益。据说陕西在这几天要举办一个公祭轩辕皇帝的大型典礼,北京在一个网上平台上纪念抗战中牺牲的先烈。
    有一条讽刺短信的段子曾经这样说:“在中国:学—上不起,病—看不起,房—买不起,墓—死不起,状—告不起,官—惹不起,娃—养不起,爱—伤不起,良心—对不起,跌倒的老人—扶不起,我们竟然还活着——了不起。”
殡葬行业是中国一个高利润或者说是暴利的行业。北京价格最低的一块墓地都报价6万元,中等墓地都在10万元以上,好一点的都在20万元以上,老百姓都叫喊“死不起”。据一项针对北京市民的调查,92%的市民表示当地公墓的墓地价格太高。一位殡葬行业的经理说,过去三年里,北京大多数公墓的价格至少上涨了三倍,北京墓地的价格上涨得比房价还要快。2014年专家估计大陆内地有1000万人去世,到2025至2030年之间,这一数字预计会超过2000万。
    十二点钟,我们到了老家的村子里,由于大雨,村里的一条小水泥路又比较窄,很多地方两辆车是不能对面会车的,回来祭祖的车又很多,我们坐的我侄儿的车为了给别人的车让路,车轮子一下子陷进路边的烂泥里,怎么轰油也开不出来,我们几个人在大雨中推了好久,后来良栋他们都来帮忙,好不容易才把车子给弄出来了。
    我们来到了良栋的家里,我的侄女从车上搬下来一个大纸箱子,里面放着好几双深筒的雨胶鞋,我们都换上了齐膝盖高的深筒胶鞋,每人分别用两个大塑料袋子装上鞭炮、香烛、水果、酒、钱纸等等,还要打着雨伞,在满是泥泞的田埂上向村子对面东北方向的山上走去。
    过去到我父亲坟墓的这一条路比较远,现在出村的那一段修上了一条不宽的水泥路,就省掉了我们不少的麻烦,走完了这一段水泥路,我们就沿着田埂向又湿又滑满是红泥的对面山上走去。我和我七十几岁满头白发的二嫂、我的妹妹、我的侄儿、侄女等人在烂泥中困难的向前走着。在田梗上走时,田梗尽管满是去年冬天的野草,因为有人走过,但还比较硬,还算是能走。我们走到山上的时候,多数地方都是半人深的茅草,又下着大雨,我们是没法走进去的,非常感谢我们村里的村民们,他们为了感谢我2013年清明节给村里的祠堂捐献了一套供奉祖宗的神龛,他们专门在山上通往我家祖墓的地方用锄头挖出了一条小土路,把杂草全给砍了,这就为我们到祖墓修了一条小土路。如果是在晴天,这条路是很好走的,但今天下大雨,我们的胶鞋踩下去就在泥里陷得很深,拔出来满鞋上全是黄泥巴,然后再踩下去,我们就这样一步一步困难的走到了我奶奶的墓前。
    我们对我的奶奶、父亲、我的伯父伯母等人的墓都进行了祭拜。我们在每一个墓前都摆上一个纸质的盘子,上面放上三个苹果、三个香蕉、一瓶酒,点燃两根腊烛,然后将钱纸点着,由于天下着雨,我们打着雨伞在雨伞的下面点着钱纸,然后赶快往里面添新的钱纸,让火旺起来,钱纸有过去那种老式的黄色的草纸,上面用凿子凿成了一个个古代圆形的铜钱的圆孔,还有一种是仿印的现在的人民币的钱纸,另一种就是一大张一大张上面印有钱字的黄色的草纸。我的妹妹在我父亲的墓前一边烧着钱纸,一边说:“爸爸,你前几天托梦给我,说你三个月没有发工资了,你是不是没有钱花了呀?你的儿子、儿媳妇、女儿今天给你送钱来了,你多花一些啊!”我问我妹妹,这是真的吗?妹妹说:“是真的,清明前几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爸爸对我说,我三个月没有发工资了!所以今天我们要多烧一些钱纸给他用。”我们在燃烧得比较旺的钱纸的火上把香点着,下雨地上全是雨水和黄泥,没法跪着瞌头,我们就每一个人双手合十的握着三支香,给墓里的先人们作三个揖,如果是晴天就一定要跪着瞌头的。然后我们将香插到墓前的地里,这时将那一瓶酒洒在墓地的坟上和墓的四周,这是要给里面的人喝酒,而那些水果和点心,则是给他们吃的,想让他们在另一个世界里与我们一样过得幸福,不能饥饿。然后,我就在墓的旁边点燃了一万响的鞭炮,噼噼叭叭的非常响亮,据说在坟上放鞭炮,一是给墓地驱邪,二是给里面的人过年,因为后人到这里一年只来这一次。我们在祖坟山上的时候,这座山里和周围的山上也都不断的响起鞭炮声,燃起了钱纸的烟雾,即使是天下大雨,但回来上坟的人很多。
    我们带着无限的哀思,一些惆怅,在风里、雨里、泥里、水里,慢慢的回到了村子里。我们的上衣一部分淋湿了,裤子和鞋则全部都湿透了。
    傍晚前我们赶回武汉,赶到石门峰公墓给我的母亲、二哥、姐姐等人上坟扫墓。
2015年4月4日清明节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