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珞珈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外旅游 >

不可不去的“米公祠”

  从昭明台出来,我要了一个出租车,到了樊城这边的“米公祠”。
浩浩荡荡的汉江流水,蜿蜒曲折,日夜不息地流过千年古城襄阳。米公祠就在城市中心的汉水江畔。
  米公祠是纪念北宋大书画家米芾的祠堂。米芾(公元1051——1107年),字元章,号襄阳漫士、鹿门居士、无碍居士、海岳外吏,人称“米襄阳”。宋徽宗将他召为书画学博士,官至礼部员外朗。能诗文,擅书画,用笔俊迈,与蔡襄、苏轼、黄庭坚合称“宋书法四大家”。他的书法被宋高宗誉为“沉着痛快,如乘骏马,进退裕如,不需鞭勒,无不当人意。”

 

  米公祠,原名米家庵,始建于元代,扩建于明代,后改名米公祠。自清康熙三十二年开始,先后由米芾的第十八代孙米瓒、十九代孙米爵、二十代孙米澎重建,是米氏宗族自己纪念先人的一个祠堂;清同治四年再建。祠堂内有纪念性建筑拜殿、宝晋斋、仰高堂等。珍藏有清雍正八年由其后裔摹刻的米芾书法45碣,其它碑刻145碣。民国时期,米芾的27世孙米高秦千方百计保管米公祠中的45块石刻,使这批珍贵的文物幸免于战乱,解放后米高秦主动献出石刻,运至米公祠存放。《米公祠及其石刻》1956年被公布为湖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米公祠作为清代古建筑,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
  米公祠由三部分建筑群体组成,中轴为主体建筑亭、拜殿、碑廊、宝晋斋、仰高堂,总占地面积为一万二千多平方米。中轴两侧为东、西石苑。苑内亭、台、榭廊高低错落,参差有致,游鱼满塘。


  好端端一个米公祠,挂上两块大广告牌,真是京剧里面唱美声,瓜皮帽下穿西服,整个就不伦不类呀

  襄阳是米芾的故里,他的先人由山西迁来此地定居,现襄樊城北的米庄镇,就是米芾后裔的居住地,人口不少。从1051年米芾出生,到16岁随母亲去京城汴梁,米芾在襄樊度过了他的童年和少年时代。虽然长期在外谋生,晚年又定居镇江(润洲),但他对家乡仍然有着深厚的感情。在他成名以后,自称为“襄阳漫士”,“鹿门居士”,人们也称他为“米襄阳”。家乡的父老乡亲更是以米芾为荣。
  米公祠面对汉江,大门是一座高大的石牌坊,拾级而上,迎面是一幅米芾所画的石刻山水图,有一米多高,三米多长。据导游讲,米芾作画的风格称为“米氏云山”,用笔不多,但能传神,对后世画家影响很大。可惜他的画没有一张真迹得以流传下来,这些都是根据后人史书上临摹下来的,这不能不叫人感到遗憾。
  进了大门见到一个很大的庭院,绿树曲径,浓荫花漫。在院子的左侧,有一座红柱青瓦的别致八角亭,上书《洁亭》两个大字。导游告诉我们,称米芾为书画奇才,不仅是因为他在书画上的成就,而且还因为他的鲜明个性。史书记载,米芾不是一个稳重深沉的老学究,而是一个性情旷达,不随流俗,不拘成规,独往独来的文人颠儒。关于这方面有他很多的传说,如著名的“米颠拜石”,据说米芾看到奇山异石,必双手合十相拜。他在无为县任知军时,院中立怪石一尊,他每日上朝前必抱笏揖拜,口中还念念有词。他嗜砚如命,每得一奇砚,必抱其入睡数日,为了得一爱砚,他与别人争夺于酒席间;更有甚者,诈法帖,造假画之事他也时有发生。他生性洁癖,喜好唐服,这座“洁亭”就是他生活个性的写照。他自称是天马行空,颠狂自放,世人称其为“米颠”,后人书:“颠不可及”,也是因他的名气对他个性的褒义吧。
  穿过洁亭向前,就来到了纪念米芾的拜殿。这是一座山门寺院式的灰白色建筑,是他的族人祭祀他的地方。拜殿内挂着米芾的正面画像,上挂横匾:颠不可及。两边挂有一幅对联:衣冠唐制度,人物尽风流。拜殿内陈列着纪念米芾的各个朝代的碑文。
  拜殿后面就是有名的宝晋斋,据说是米芾得到晋代大书法家王羲之《王略帖》墨迹后,欣喜若狂,将自己的书房命名为宝晋斋。这个院子里有一棵明代的银杏树,树干直径有两米多粗,长得枝繁叶茂。宝晋斋前是米芾的全身青石雕像,长须炯目,衣冠飘逸。院子两侧是书法碑文长廊,镌刻着历代书法大师们的杰作40多碣,其中以与米芾合称“宋四大书法家”的苏轼,蔡襄,黄庭坚的作品居多。宝晋斋内陈列着米芾的大量书法作品,有真迹也有拓本。书法行家们称他笔法挺进,气韵非凡,有跌宕跳跃的风姿,骏快飞扬的神奇,挥毫天真自然,决无矫揉造作之感。苏东坡称其书法如“风樯阵马,超逸入神,沉着痛快”;黄庭坚评其书法如“快剑斫阵,强弩射千里”。
  米芾的书画作品,在当时已是很有名气,《宋史》记载,:“寸纸数字,人争售之,以为珍玩。”传到后世更为珍奇,以米芾的《研山铭》为例,这个作品是米芾为了南唐李后主的研山砚图,题写的三十九个行书大字。后有他儿子米友仁的行书题字。该作品经历代文人名士收藏,后又留落日本,近年好不容易辗转回到国内。著名书法大师启功先生在90岁高龄时见到它,激动不已,写下了“羡煞襄阳一支笔,玲珑八百写秋深”的诗句。该作品在国内的拍卖会上以3000万元的价格成交,据说在国外的标价远不止这个数目,由此可见米芾作品在当今的艺术价值。
  米芾在书画上的成功,一方面是他的天赋,另一方面是他长期勤学苦练,对书画如痴如醉的热爱的结果。他儿子米有仁说他每天“临池不缀,一日不书,便觉思涩”,连大年初一也不休息。正是由于他的不懈努力,使他在书画史上有众多的成就, 展出的米芾著作有《书史》、《画史》、《海岳名言》等,对“前人多有讥贬,然决不因袭古人语”,并在书画各个领域有其独到的见解,为历代书画家所敬重。
  仰高堂是整个米公祠里最高的建筑,有三层,为台式重檐歇山式结构,飞檐翘角,雕梁画栋,是近年来新建的气势恢宏的仿古殿堂。院落内树木参天,翠竹飒飒,绿草奇石,鸟啾虫鸣。让人在这自然怡静的美景中,感受到中华书画艺术带来得无穷魅力。
  到米公祠还有一个重要的去处是“石苑”,在翠竹和松柏的环绕下,沿着青砖小道,细细品味先人的书法石刻,那流畅的墨迹,龙飞凤舞的气势,让人感悟到书法艺术的唯美意境。这里有历代碑文石刻八十余碣,风格各异,可以看到这里有一些前来的书法爱好者,在碑前默而诵之,留恋忘返。
  前来观赏的中外游客络绎不绝。党和国家领导人李先念、方毅、张爱萍、张廷发、杨静仁等都曾到米公祠参观,有的领导人还为米公祠题了词。
  看了米公祠,除了门口那一对广告牌外,我感觉很好。我一直看到天色黑暗了才出来。